鲁迅参观南洋劝业会——20世纪初的一次教育实践

作者 时间[ 2009-11-8 ] 来源南京鲁迅纪念馆

浏览字号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增大字体

徐昭武

      公元1910年6月5日(宣统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南洋劝业会在江宁(今南京)揭幕,这是我国首次举办的大型博览会。“名虽冠以南洋,实则推行全国”。除蒙古、西藏、新疆外,全国二十二个行省全都提供了展品。“其规模介于地方博览与全国博览会之间”。全部展品号称100万件。历时近半年,参观人数达30多万人次,时人称南洋劝业会“为我中国五千年来未有之盛举”。

      1906年7月(光绪三十二年六月),端方授南洋大臣、两江总督。他莅任后,即酝酿在江宁举办博览会,以实际行动谋实业之发达。在此之前,清廷曾派载泽、端方等五大臣前往欧美、日本“考察政治”。端方在欧美期间,除考察各国政治外,还注意留心各国之博览会。在归国途中,端方又特别仔细考察了在意大利米兰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及渔业赛会,对博览会的作用有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深刻领略了西方世界工业文明的发达与进步。端方力主效仿西方进行产业大竞赛,以激励国人实业兴国的信心,他提出举办劝业会的设想得到江浙上层绅商的响应与支持。于是,端方即于1908年12月7日(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十四日)会同江苏巡抚联衔奏请于江宁举办第一次南洋劝业会,“专以振兴实业,开通民智为主意”。端方在奏折中申述了举办南洋劝业之理由:“臣前年奉使欧美,察其农工商业之盛,无不由比赛激动而来,自莅两江任后,时兢兢焉以仿行赛会为急务。”

      端方上奏后,即于江宁设立南洋劝业会事务所,委任候补道员陈琪为坐办,商科举人向瑞琨为帮办。同时又在上海成立了南洋劝业会董事会,由江浙商界巨头虞洽卿、秦寅等人具体负责筹款及征集各省农工商界赛品等事务。1909年(宣统元年)五月,端方改调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遗缺由两广总督张人骏接替。七月十三日,清廷正式下谕同意开办南洋劝业会。南洋劝业会场位于江宁城北三牌楼一带,占地一千亩,内有两江所建馆、外省自建馆及各专业馆共32个。馆区还建有暨南馆一所,专门陈列爪哇、三宝垅、新加坡、泗水一带南洋侨商的展品:参考馆二所,专门陈列英、美、德、日四国的产品。

      此外,尚有众多辅助建筑:会务机关有会议厅、事务所、发行所、审查室等;娱乐设施有牌楼、奏乐亭、纪念塔、喷水池、马戏场等;贩卖设施有劝工场、会馆、商店等;交通设施有邮局、电话局、轻便铁路等。总计耗资150余万银元。建筑大多系仿照欧美风格,气派豪华,巍峨壮观,“俨然有欧洲特立之新市场风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展览馆门首及其檐边脊顶均装饰有电灯,马路两旁及展览馆周围花丛树林中装饰五色电灯。入夜之时,灯火辉煌,炫耀夺目。每当清风徐来,龙旗飘扬,夕阳斜照,草木争妍,十分壮观。

      展会筹办期间,为扩大影响,南洋劝业会事务所曾通过南洋大臣向邮传部呈请发行纪念邮票。还发行过明信片,可惜年代久远,现在已无法见到了。

      南洋劝业会闭幕后,按照本次博览会评议章程,对参展物品进行了评选。最后共评选出获奖展品5269件,其中一等奖66件,二等奖214件,三等奖428件,并分别颁发“南洋劝业会褒奖”奖牌和证书,均以铜质牌鎏金、银分授。该奖章直径7厘米,厚0.2厘米,重68克。正面中圈镌“褒奖”二字,十分醒目,两边注明颁发时间“宣统二年”;外圈上半环刻“南洋劝业会”主题,下半环铸“农工商部颁发”铭文。背面中圈绘南洋劝业会会场建筑图案,欧美风格、气派壮观,外圈刻绘双龙夺珠图,颇有皇室风范,标志着本次博览会是全国性、国际性的重大活动。如今,一些曾经获得过“南洋劝业会褒奖”的商品,已成为历史悠久的名牌产品。

      南洋劝业会是清朝末年施行新政之后的一次产业大检阅,开创了中国博览会历史的先河,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盛举。

      1910年8月,鲁迅先生从日本回到故乡,任绍兴府中学堂监学(教务主任)兼博物教师.鲁迅倡议把当年的秋季远足改为赴南京参观南洋劝业会,让学生开拓视野,增长知识.这一倡议得到了学校师生的赞同和支持.学校规定每人交十块银洋,不足之数由学校补贴。那时,绍兴府中学堂有三十二位教职工,两百二十个学生,除极少数人外,约有两百多人赴宁参观。

      出行这一天秋高气爽,全体师生由鲁迅带队,傍晚从绍兴南门上船,一夜到了萧山西头,渡过钱塘江在杭州休息了一天,翌日上午乘火车到嘉兴,转乘一夜小火轮越过太湖到苏州,再换乘火车到达南京下关车站,苏州到南京化了七个多小时时间。这比起当今的交通便捷来可困难得多了。

      途中曾有两学生在嘉兴漏乘了小火轮,幸亏鲁迅很镇静,很快就派人上岸找到,为此,鲁迅特别强调了旅行纪律。

      到南京后由劝业会安排住丁家桥浙江会馆,被褥是各人自带的,睡的是垫稻草的大通铺,大家却感到特别舒服。

      第二天开始参观活动,位于江宁城北三牌楼的南洋劝业会会场占地近1000亩,周长约7市里。距鲁迅一行住处不远。

      刚开幕时,开放了教育、工艺、器械、武备、卫生、农业等六馆及直隶陈列馆,以后,江南制造局出品馆、安徽、山东、浙江、暨南、江西、四川、广东、湖北等馆也陆续开放。这些馆除陈列各地特产外,也展出一些名胜古迹的模型、文物以及海外引进的新奇产品。各献珍奇,争妍媲美。很多师生第一次看到电灯、第一次看到各地的土特产(特别是绍兴老酒在会上还得了银奖)、第一次看到许多玻璃制品(特别是广东展出的海外进口的玻璃桌子),同学们还特别喜欢晚上出来看灯,真是五彩缤纷、目不暇接。

      对鲁迅来说,南京是旧地重游。参观时他遇到同乡徐季龙,正在江西馆工作,他乡遇故知,倍加亲切,不仅热情招待鲁迅,临别还送绍兴府师生一只江西细瓷茶杯,杯上刻有“南洋劝业会纪念  徐季龙赠”。大家拿到杯子爱不释手,可惜今天已难以找到了。

      在参观的师生中还有一位校友金如鉴,他是绍兴府学堂首届毕业生,正好有事回乡,鲁迅邀他一同赴南京参观,一路促膝谈心,鲁迅的勉励让他终生难忘,南京参观后,鲁迅又委托金如鉴取道上海,为母校采购仪器、设备和外文图书资料。

      这次参观活动,师生们满载而归,大家都赞扬鲁迅,说:“豫才先生真好”,“百闻不如一见”,“南京一行胜读十年书”,“我们这些绍兴‘井底蛙’已由豫才先生带队游过汪洋大海了!”

      当年参观南洋劝业会的不仅仅有绍兴府中学堂。1910年茅盾14岁,在浙江湖州中学读三年级,开学不久,学校贴出布告:愿去南京参观南洋劝业会即刻报名,交费10元。他们是先乘船到无锡,再换乘火车到南京。参观的学生对灯饰“南洋劝业会”几个字印象很深,他说:“拂晓到达南京下关车站,猛抬头看见斗大的‘南洋劝业会’5个闪闪发光的字,走近了看,才知道是许多小电灯泡连串做成的。”(茅盾《我所走过的道路》)茅盾在南京参观了三天半,他说:“当我们到浙江馆看见展出的绸缎、绍兴酒、金华火腿等特产,倒也等闲视之,可是听说绍兴酒得了银奖牌,却大为惊喜。我们对四川、广东等各省展出的土特产,都很赞叹,才知道我国地大物博,发展工业前途无限。”(茅盾《我所走过的道路》)

      在这一年,16岁的叶圣陶也参观了南洋劝业会,当时他在苏州草桥中学读三年级,他对参观南洋劝业会的最深印象是他们在雨中井然有序的队伍。他说:“又有一年秋季,到南京去参观南洋劝业会,正走进会场的正门,忽然来一阵粗大的急雨。我们好像没有这回事一般,立停、成双行向左转,报数,搭枪架,然后散开,到各个馆里去参观。明天《会场日报》刊登特别的记载:某某中学到来 云云。我们都是珍重这一则新闻记事,认为这一次旅行的荣誉。原来他们在学校里就已受到过军事训练,秋季旅行参观时用上了。

      在数十万人参观南洋劝业会的人群中出现了许多师生,特别是我们看到了近一百年前,作为年青教师的鲁迅、作为中学生的茅盾、叶圣陶参观南洋劝业会,颇类似今天的修学旅行。可见,让学生走出校门,接触社会,进行社会实践的教育理念早已有之,这种活动对中学生的一生将产生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