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在南京

作者 时间[ 2009-11-9 ] 来源南京鲁迅纪念馆

浏览字号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增大字体

南京鲁迅纪念馆

      鲁迅在伟大的一生中,前后有三年多时间是在南京度过的。南京是青年鲁迅接受进化论、学习新知识、立志献身祖国的起点。

      一八九八年五月一日,鲁迅因家境困顿,毅然抛弃了读书应试的“正路”,带着母亲筹办的八元川资,离开故乡绍兴,首途南京。五月七日,鲁迅到达南京,寄宿于叔祖周淑生(时任江南水师学堂汉文教习兼管轮堂监督)处。五月下旬,鲁迅考取无须学费的洋学堂——江南水师学堂,为管轮班试习生。

      江南水师学堂创办于一八九○年,分驾驶、管轮、鱼雷三个班。水师学堂座落在仪凤门即兴中门内,今为中山北路三百四十六号。当年水师学堂的总办楼、英籍教员楼与部分教室至今尙在。英籍教员楼北有一口石井,石井栏上阴刻“江南水师学堂”六个大字,这是唯一记有学堂名称的重要文物。不幸毁于“文革”。

      鲁迅叔祖周椒生觉得自家子弟进洋学堂当兵不太好,至少不宜用家谱上的本名,便取义于“百年树人”的典故,给鲁迅改名为周树人。

      鲁迅考进水师学堂正值戊戌维新的高潮时期,但学堂功课简单,生活刻薄,等级森严,头二班学生可以压制低班学生。水师学堂又多为福建人,门户之见极深。水师大堂上还有军令,可以将学生杀头。这样“乌烟瘴气”的水师学堂,激起了鲁迅的强烈不满。同年十月中旬,鲁迅只得离开水师学堂,考入矿路学堂。

      矿路学堂附设在江南陆师学堂内。江南陆师学堂创办于一八九六年,座落在三牌楼和会街与校门口之间。矿路学堂开办于一八九八年十月。矿路学堂的设立,原是因为两江总督刘坤一听到青龙山的煤矿出息好,所以开办的。其实,这个学堂仅空前绝后地招了一次生,只有一个班二十四名学生,鲁迅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鲁迅在矿路学堂学习了三年。鲁迅不满足课内的学习,课外常跑到夫子庙状元境(今立新巷)去买书看。有一次,花了五百文钱,买了一本严复译述的赫胥黎宣传达尔文进化论的书《天演论》,鲁迅“一口气读下去,‘物竞’‘天择’也出来了”,感到“那么新鲜”(《朝花夕拾•琐记》),过后好多年,鲁迅还能背诵其中的不少篇章。此外,《时务报》、《译书汇编》、《茶花女遺事》、《全体新论》、《化学卫生论》、《科学丛书》、《日本新政考》等,均为鲁迅所爱读。其中唯物、辩证的因素,对青年鲁迅世界观的形成无疑起了重大的作用。

      鲁迅读书勤奋刻苦,学业优异,经常得奖。鲁迅爱看小说,对《红楼梦》几乎能背诵。鲁迅生活俭朴,冬天只以夹裤御寒,不得已吃辣椒以取暖,渐渐成为嗜好,终于损伤了胃,成了毕生之累。鲁迅在矿路学堂喜欢骑马,敢于跑马到旗人驻防的明故宫一带。有一次他从马上摔了下来,碰断了一颗门牙。他常说:“落马一次,即增一次进步。”

      一九○一年十一月七日至十九日,鲁迅与矿路学堂的同学一道去青龙山煤矿(今南京官塘煤矿象山矿区)实习。鲁迅第一次接触到中国的第一代产业工人,矿工“鬼一般工作”的凄凉情景,使鲁迅感到“爽然若失”、“一无所能”(《朝花夕拾•琐记》)。“爬了几次桅,不消说不配做半个水兵;听了几年讲,下了几回矿洞,就能掘出金、银、铜、铁、锡来吗?实在连自己也茫无把握”。报国无门,出路何在?“所余的还只有一条路:到外国去。”

      一九○二年一月,鲁迅以一等第三名的优异成绩在矿路学堂毕业。三月二十四日,鲁迅等五名同学以官费生资格,随矿路学堂毕业。三月二十四日,鲁迅等五名同学以官费生资格,随矿路学堂总办俞明震离宁经沪赴日本留学。

       从“乌烟瘴气”的水师学堂走开

      鲁迅在江南水师学堂只读了五个月的书。名曰“水师”学堂,却将淹死了两个年幼学生的游泳池填平,并盖上关帝庙来镇压淹死鬼。每年七月十五,还请一群和尚来诵经施食——放焰口。这种封建迷信的做法,青年鲁迅极为反感。当时,一个新职员到校,此人势派很大而又不学无术。他竟将一个同学叫“沈钊”的,喊成了“沈钧”,引起了鲁迅与同学们的讥笑。学生敢于讥笑老师,这又触犯了封建礼教。两天之内,鲁迅与十多位同学被记了两小过、两大过,再记一小过,即被开除。加之水师学堂功课简单,生活刻薄,等级森严,鲁迅愤而从“乌烟瘴气”的水师学堂走开。

      勤奋刻苦  锐意新学
 
      矿路学堂上课,主要是抄笔记。教师把整本的书抄在黑板上,让学生抄在笔记上。鲁迅专心致志,抄得既快又好。

      鲁迅手抄讲义《几何学》、《开方》、《八线》与《水学入门》四册,均在右下角署名“周树人”。《几何学》与《八线》中的图形系用铅笔绘制。这四册手抄讲义,文字系蝇头小楷,极工整清晰,可谓认真严格,一丝不苟。这四册手抄讲义现藏绍兴鲁迅纪念馆,是迄今所见到的鲁迅的最早墨迹。

      鲁迅手抄《地质学笔记》仅存九页,是抄录英国著名地质学家赖耶尔的名著《地学浅说》。王冶秋在一九四二年写的《辛亥革命前的鲁迅先生》一书中说:“他曾手抄汉译赖耶尔的名著《地学浅说》两大册,图解精密,抄摹实在不易”。王冶秋的这本书,有鲁迅好友许寿裳作序。可见鲁迅手抄的《地质学笔记》两大册,在许寿裳作序时还保存良好。鲁迅手抄《地质学笔记》九页,是一九五九年从许寿裳的藏书中发现的,现藏北京鲁迅博物馆。

      鲁迅在矿路学堂时,曾购阅江南制造局印行的《金石识别》一书。《金石识别》现存六卷,每卷卷首均署名“周树人”。鲁迅在书内的字里行间作了不少批注,记下了自己的学习心得。比如鲁迅当年有关炼焦法的注释,就联系了当时中国的炼焦的实际。此书是一九五六年在杭州旧书店发现的,现藏在绍兴鲁迅纪念馆。

      由于鲁迅勤奋刻苦、锐意新学,因而学业优异,名列前茅。鲁迅是矿路学堂同学中唯一用四个银牌换得一个金牌的人。

      据江南陆师学堂章程规定:一等学生方禀请总督发给《执照》,二、三等学生只发给《考单》。鲁迅以一等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于矿路学堂,才荣获《执照》。《执照》中写道:矿务铁路学堂“选募聪颖子弟,到堂学习矿学、化学、格致、测算、绘图等项,现届三年毕业。”“学生周树人,现年十九岁,身中面白无须,浙江省绍兴府会稽人,今考得一等第三名。”《执照》中开列的矿学等七门功课的成绩都在八十五分以上。

     一枚闪耀着爱国思想的印章

      鲁迅在矿路学堂曾刻有“戎马书生”石章一方。

      “戎马书生”是鲁迅当年的自况。原本是一个读书的学生,而又要骑着战马驰骋,这既是鲁迅在军事学校(矿路学堂因附属于江南陆师学堂,故学生也穿着陆师的制服,过着军事化的生活)读书生活的反映,也是他早年爱国思想的体现。这枚印章现藏北京鲁迅博物馆,是现存鲁迅印章中最早的一枚。

      鲁迅在矿路学堂是非常爱好骑马的。当年的鲁迅对于排满的学说、辫子的罪状和文字狱的大略,已经知道了一些,故常到明故宫一带跑马,与旗人子弟竞赛。有一回吃了旗人的暗算,几乎跌下马来。后来鲁迅在信中对友人说“运动原是很好的,但这是我在少年时候的事,……我是南边人,但不会弄船,却能骑马,先前是每天总要跑它一、二点钟的。”

      事过十年,一九一二年春,鲁迅应邀到南京临时政府教育部任职,还同好友许寿裳等去明故宫寻访驻防旗营的残址,向友人说起从前在矿路学堂读书时,骑马过此,不甘心受旗人欺侮,扬鞭穷追,以至坠马的故事。

      据周建人先生回忆,当年鲁迅在南京读书时,出于对清政府的憎恶,还刻了两颗印章:

      “文章误我”与“戛剑生”。意思是说:以前读书做古文,耽误了自己的青春,现在要“戛”的一声抽出剑来参加战斗了。

      江南图书馆的忠实读者

      一九一二年二月下旬,鲁迅应临时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的邀请,从绍兴到南京任教育部部员。当时,教育部设在碑亭巷的一座二层楼里,一切草创,人少力薄。白天,鲁迅与许寿裳同桌办公;晚上,鲁迅与许寿裳联床共话;空暇时,鲁迅与许寿裳则同访龙蟠里江南图书馆。

      鲁迅在江南图书馆博览群书,重点钻研中国古代史书与传奇,是当时开办不久的江南图书馆常见的一名忠实读者。

      鲁迅于一九一二年四月,用了整整四天时间,抄录了江南图书馆收藏的清代姚之骃辑录、孙志祖增订的五卷本《谢氏后汉书补逸》。这是鲁迅为编纂校勘《谢承后汉书》而做的最初的整理、考订工作。此后,鲁迅又据别本抄校过多次。

      鲁迅后来编辑出版的《唐宋传奇集》中的三篇传奇:《湘中怨辞》、《异梦录》、《秦梦记》,也是鲁迅在江南图书馆的大量藏书中去粗存精,一字一句抄录出来的。鲁迅还借抄过江南图书馆所藏的《沈下贤文集》一书。鲁迅这种搜集、整理、抄校古籍的认真态度,充分体现了他严肃的治学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