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 迅 是 谁

作者 时间[ 2009-10-24 ] 来源南京鲁迅纪念馆

浏览字号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增大字体

      周令飞    鲁迅长孙,上海鲁迅文化发展中心主任。

周令飞

      各位朋友:

      今天我准备了讲稿,为什么呢?因为我不是专家学者,没受过长时间的语文训练,因此我得读稿子,免得出错。我知道演讲不能念稿子,这样不太尊重听众,不过请各位朋友原谅我因历史原因没读几年书,我会尽可能念上一段再试着脱稿讲一小段。

      一

      时间的推移和历史的变迁不仅会固化我们的情感,而且也会加深我们对人对事的认识。对于已成往事的20世纪,作为鲁迅的家属,我们的感慨不仅深刻,而且复杂:鲁迅在20世纪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他以毕生的不懈努力创造了一个辉煌的“文化鲁迅”,这是我们作为鲁迅家属的骄傲。从更广的视野来看,鲁迅作为文学作家的意义可能还表现在中国社会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在这个过程中,鲁迅努力实践着传播新文化的信念,同时,他也因为自己勇往直前的意志而成为了一面具有召唤性的新文化旗帜,对以后那些同样致力于中国进步与发展的有为者而言,鲁迅是令人尊敬的前辈和导师。

      然而,从20世纪到21世纪的今天,关于鲁迅,似乎发生了许多变化,有些变化还在持续进行中,这些变化不仅使我们感到十分不安,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安又越来越明显地在我们内心转化为对“文化鲁迅”的责任感了。

      2002年,家父和我在上海成立了非企业性质的鲁迅文化发展中心,我开始了全身心地接近鲁迅的工作,我把中心的办公地点选择在当年鲁迅住过的上海虹口,那里离他的墓地走路三分钟。在四年的工作中我接触了与鲁迅相关的所有纪念馆,联系了与鲁迅命名的各类学校,对鲁迅故乡和他的所到之处也作了大量的实地访问,此外,我还与一些研究鲁迅的学者、专家取得了联系听他们的高论。当然,我们也接触了很多很多的学生,看了许许多多的书和相关资料。在与社会大众的交流中我获得了大量信息,随着工作的展开和延续,原来那些让我们家属不安的东西变得越来越沉重了。

      在法理上鲁迅他就是我们的亲人,在感情上也是我们的亲人,可是现在我们却感觉这个鲁迅离我们很遥远,好像几乎已经不是我们家里的人了,我们背负着鲁迅子孙的重负却几乎不能直率的表白我们的想法,也就是说当我们把所有鲁迅遗物捐出去以后,我们从此就开始成为了花瓶,我们在很多时候并不能主导我们自己的意愿。拿鲁迅的姓名肖像做新办校名、制作纪念品商品,使用鲁迅的资料、图片著书,不用和我们打招呼,召开纪念活动举办相关开幕式我们该不该参加,该站在主席台上还是台下都在主办者的一念之间,我们家属想使用我们已捐出的鲁迅资料还得要付费,就连对于鲁迅的墓前有两颗树疯长遮蔽了墓碑要修剪、迁移的事情我们都没有决定权, 拖3、4年都无法解决。

      我们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写一篇名为《我想触摸活着的鲁迅》的文章,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鲁迅能够真实的活在21世纪青年人的心中,让他活得更好,活得更有意义,更能促进中国社会朝向健康文明的方向发展,假如鲁迅作为一个时代的新文化的符号有理由有必要闪烁下去的话,那么我们有理由有必要给青年人一个有血有肉的鲁迅。

      事实上,对鲁迅的宣传和纪念始终都与对鲁迅的认识相互联系着。作为鲁迅的家属,我们对这一点尤为敏感。鲁迅与现代中国社会的变革关系是很密切的。因此,鲁迅与现代中国革命历史的关系也就显得格外醒目。在新中国成立前后的时间里,鲁迅受到了来自政治意识形态的特别重视,鲁迅的革命性开始逾越他的文学家和思想家的身份而得到了特别的强调。在以往很多描述鲁迅的文字上面也把他刻画成了一个战士形象,形象是严峻凝重的,思想是革命化战斗化的,没有个性和生活,其他方面似乎都淡化掉了,只剩这么一个壳,甚至在对这个壳的描述中,也忽略了他作为思想家、文学家的存在,离开了他作为一个最根本的文学家这样一个位置。以后,中国的现行教育体制也把这个特别“革命化”了的鲁迅形象以知识普及的形式传播给了一代代中国人。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中学语文课本里的鲁迅形象也还保留着浓厚的意识形态化的特征。这个意识形态化了的鲁迅体现的更多的实际上是一种实用价值,而他的思想价值和文学价值则被大大地简化了。

      我们总觉得这样的鲁迅空洞化了,他已不像是我的祖父,我们不认识他。

      此外,对鲁迅的认识和理解还存在着另外一种形式,这就是存在于中国各大高校和各研究机构里的鲁迅研究。鲁迅研究的工作也因为历史的原因也曾一度被意识形态化,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开始出现明显变化,出现了很多优秀的鲁迅研究者。我们对他们的工作是很尊重的,因为,他们把主要力量和智慧放在了“还原历史中的鲁迅”这样一个工作上。“还原历史中的鲁迅”之所以是重要的,是因为在20世纪的相当一段时间里,鲁迅被严重地“革命化”和“意识形态化”,以至于完全掩盖了历史中真实的鲁迅形象,当然也就取消了鲁迅作为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转型过程中巨大的思想存在和文化价值。然而,这种还原的工作,由于研究者个人的立场差异存在理解与认识上的歧见,因而,也就会存在思想上不同见解间的论争。也就是说,学术界对鲁迅的认识是不完全统一的,还处在一个不断还原,以趋于接近那个历史中真实的鲁迅的过程之中。这个工作还很漫长。

      于是,我们的不安显得尤为迫切。在已经存在的对鲁迅的认识和理解中,鲁迅的真实形象显得遥远而模糊。当然我们在很多地方可以听到鲁迅,鲁迅也还是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呈现着,但是这样的鲁迅真实吗?根据我们的不完全调查,现在青年的一代已经开始淡忘鲁迅了,如果你去问他们“鲁迅是谁?”,他们就会说:“鲁迅?骨头最硬!”,“鲁迅?对敌人,横眉冷对千夫指,对人民,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一个已经“革命化”“阶级斗争化”了的鲁迅,一个除了用“战士”这个名词来说明以外就找不到其他词汇来说明的鲁迅。鲁迅在20世纪所作的工作及其对推动中国社会现代转型的历史意义,他们几乎没有什么了解。所有这些都令我们十分不安和迷惑,因此,“鲁迅精神”所代表的中国近现代的“文化精神”,如何让它活在21世纪青年人的心中,这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共同来关注的大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恐怕首先在于回答“鲁迅是谁”这样一个问题。
那么,鲁迅是谁呢?

      二

      找寻“鲁迅是谁” ,寻求对鲁迅的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关键在于对于“形象的鲁迅”和“人格、精神的鲁迅”做出正确中肯的概括。如果说,“意识形态化的鲁迅”是追求对鲁迅的政治实用的价值的话,那么,“还原历史中的鲁迅”则是在追求对鲁迅的认识价值,而我们所说的要对鲁迅的形象、人格和精神做出概括,则是在追求认识鲁迅和鲁迅的文化、精神意义,探求鲁迅的未来价值。说老实话,我们迫切地想表达从我们家属角度对鲁迅的认识。

      我们想先从谈谈“形象的鲁迅”:鲁迅长什么样?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20世纪的美术作品几乎都将鲁迅一律刻画描绘为一个几乎相同的样子,稍显凌乱的头发根根硬挺挺朝上的平头,高高的颧骨、消瘦的双颊,深陷的双眼眶藏着深沉目光,和我一样的胡子,有筋骨但稍显瘦弱,左手常拿一根烟任其燃烧,双眉紧蹙、表情严峻。矮个子(但看不出)则尽可能避开。

      一个如上的美术作品下的鲁迅,再加上“革命家”“战士”、“硬骨头”、“一个也不宽恕”“痛打落水狗”“民族魂”“伟大”等等的描述和头衔,因此,就产生了一个外形消瘦、生气的,严厉的、喋喋不休的,令人望而生畏的、拿着匕首和投枪的战士的鲁迅。鲁迅是消瘦的吗?大病后会,脱了假牙后会。鲁迅常生气吗?那是他的标志表情吗?当然不是!

      记得我的祖母许广平曾经说过这样一件事:一个著名雕塑家奉命创作一尊鲁迅雕像,请祖母去提意见。雕像就是上面那样的,祖母说祖父不是这样的,记忆中他从没那么凶过…,雕塑家回答说,我也知道,但那样人民不会答应,祖母无言以对。我绝不反对艺术家把鲁迅刻画为销售的生气的,但我反对大家都把它刻画得一样。

      小时候我一直与祖母生活,他将我带大。或许因为我还小,或许因为祖母和父亲忙碌,我一直都没有从他们那里听到对祖父的描述。我和其他孩子一样心中是一个严厉的鲁迅的形象,甚至庆幸他不在了,不然不知该怎么相处。我17岁离家,四十多岁时有一次,父母到台北家中做客,我去换坏了的灯泡时故意吓我妻子做快要从椅子上掉下状,母亲对父亲说儿子真像你爱恶作剧,父亲忽然插话答他像鲁迅,遗传!我惊了,一下子我想起七十年代,我曾经和郭沫若开了一个天大玩笑(郭曾化名杜荃撰文攻击鲁迅),自此我开始认真想搞清楚鲁迅是什么样子的?我仔细在我身上找父亲的影子,据父亲说在他身上也能反射出许多祖父的性格与个性。属相相同,DNA相同,声线音色也同,最近由国外报道说一个换心人换了一个艺术家的心脏后居然会做画了(人的记忆藏在哪里?),这许许多多应该是那么的奇妙。

      鲁迅到底是怎样呢?来听听几位常和鲁迅相处的人怎么说:

      俞芳回忆鲁母谈:大先生很重情谊,特别是对待自己的兄弟,真是爱护备至。在他身上,真是没有半点私心;一切棘手的事,他总是上前,虽然,他比老二只大四岁。比如卖去绍兴的房子,买进北京八道湾的房子,到绍兴接我们一家人到北京等等烦琐的事,都由他一人承担。他早年写的文章,有的就以老二的名字发表。他总是把享受、荣誉让给兄弟,吃力的事由自己背起来。拟定修建八道湾房屋的规划,他首先考虑的是孩子们的游戏场地,那时你们的大先生自己并没有孩子,你们看他的心思多好!又如分配房间,他把最好的留给我和老二、老三住,自己却住较差的。他的薪金,除留少数零用外,全部交出,作为家用。

      鲁迅的大弟周作人:鲁迅对人有两种神气,即是分出敌与友来,表示得很明显,其实平常人也是如此,只是表现得要差一点罢了。他对于伪正人君子等敌人,态度很是威猛,如在文章上所看见似的,攻击起来一点不留情,但是遇见友人,特别是青年朋友的时候,他又是特别的和善,他的许多学生大抵都可以作证。

      鲁迅的小弟周建人:鲁迅的性情,有些地方,还是很像他的祖父的。祖父曾经做官,别人常是趋奉上司,联络衙役,他却常常顶撞上司,与衙役争斗很厉害的。祖父犯罪下狱时,曾用长门闩去打狱官。

      他还说:鲁迅在早先的时候,与有些读书人很不同的。用旧社会里惯用的话来说,叫做名利心很淡薄。鲁迅有时候,会把一件事特别强调起来,或者故意说着玩…。

      祖母许广平:他平时常接近青年人,反对老气横秋,高兴时就笑,不高兴时则一声不响坐着。在给我们上课讲话的时候很活跃,喜欢走动,不是呆板的。当他讲的生动时引得学生们都笑了,但他不笑。平时和朋友谈得投机时他也笑的,笑得很响亮、开朗,三间屋子都听到。他追悼死难的烈士,从来不哭或者唉声叹气,有时索性喝一杯酒,真正气闷时则写不出东西,很感到烦恼。

      曾在北京经常到鲁迅家里玩的小姑娘俞芳:记得大先生初搬来时,他神情严肃,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当时我真有点怕他。过了几天,我发现大先生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可怕,他对我们小孩子可关心呢,有时他主动和我们讲话,常问我们学习的情况,态度挺和蔼的,在他身上,没有一般长辈在孩子面前的那种威严。

      在上海时常去鲁迅家的青年女作家肖红: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
他还说:鲁迅先生这一看,他就生气了,他的眼皮往下一放向我们这边看着。鲁迅先生在北平教书时,从不发脾气,但常常好用这种眼光看人,许先生常跟我讲,她在女师大读书时,周先生在课堂上,一生气就用眼睛往下一掠,看着她们。

      著名女作家丁玲:会开始不久,鲁迅来了,他迟到了。他穿一件黑色长袍,着一双黑色球鞋,短的黑发和浓厚的胡髭中间闪烁的是铮铮锋利的眼神,然而在这样一张威严肃穆的脸上却现出一付极为天真的神情,像一个小孩犯了小小错误,微微带点抱歉的羞涩的表情。怎么他这样平易,就像是全体在座人的家里人一样。

      鲁迅同学许寿裳:鲁迅的身材并不见高,额角开展,颧骨微高,双目澄清如水精,其光炯炯而带着幽郁,一望而知为悲悯善感的人。

      鲁迅的友人郁达夫:(和鲁迅第一次见面时,)他的脸色很青,衣服穿得很单薄,而身材又矮小……他的绍兴口音,比一般绍兴人所发的来得柔和,笑声非常之清脆,而笑时眼角上的几条小皱纹,却很是可爱。

      鲁迅的友人林语堂:有一回我几乎跟他闹翻了,事情是小之又小,是鲁迅神经过敏所致。他是多心,我是无猜,两人对视像雄鸡一样,对了足足一分钟。

      鲁迅的好友郑振铎:初和他见面时,总以为他是严肃的冷酷的。他的瘦削的脸上,轻易不见笑容。他的谈吐迟缓而有力,渐渐的谈下去,在那里面你便可以发现其可爱的真挚,热情的鼓励与亲切的友谊。他虽不笑,他的话却能引你笑。他是最可谈、最能谈的朋友,你可以坐在他客厅里,他那间书室(兼卧室)里,坐上半天,不觉得一点拘束、一点不舒服。什么话都谈。但他的话头却总是那么有力,他的见解往往总是那么正确。你有什么怀疑,不安,由于他的几句话也许便可以解决你的问题,鼓起你的勇气。

      厦门同事章衣萍:鲁迅和猪斗过。在厦门,有一种树叫做相思树,到处生着的。有一天,他看见一只猪在啖相思树的叶子。他觉得:相思树的叶子是不该给猪啖的,于是和猪决斗。恰好这时,一个同事的教员来了。他笑着问:“哈哈,你怎么同猪决斗起来了?”他答:“老兄,这话不便告诉你。”

      鲁迅的弟子青年川岛:鲁迅先生的相貌很慈祥也很严肃,眼睛里总放射着光芒,昂着头。从我和他的接触中,只见到他有爱、有憎、甚而至于有悲愤的时候,却从没有见过他有恧(nu女四声)缩和悔尤的时候。而和在他一起时,只觉得他诚诚恳恳、和蔼可亲。他不摆老前辈的架子,他厌恶个人偶像崇拜。他用力来了解青年人的思想感情和行动,设身处地地来替青年们想。遇到青年人有些小的错误,在指出之后,也马上给以谅解和鼓舞。

      青年高长虹:他的中心事业是文艺事业,思想事业。不过因为当时的环境不好,常持一种消极的态度。写文章的时候,态度倔强,同朋友们谈起话来,却很和蔼谦逊。

      青年唐弢:他慈祥,然而果断;说话有分量,却无时不引人发笑。每次谈到一个问题,鲁迅先生终有他精辟的意见。我不明白他头脑里怎么装得了那么多逗人发笑、引人深思的资料和见解!

      青年巴金:饭馆的白布门帘一动,鲁迅先生进来了:瘦小的身材,浓黑的唇髭(zi)和眉毛……可是比我在照片上看见的面貌更和善,更慈祥。这天他谈话最多,谈得很亲切,很自然,一点也不嗦罗,而且句子短,又很有风趣。……他给我的印象一直保留到现在:这位“有笔如刀”的大作家竟然是一个多么善良、多么平易、多么容易接近的瘦小老人。……以后我还在同样性质的宴会上看见他一两次:话说得少一点,但笑容还是有的,人还是那么朴素,那么亲切。只有那一对明亮的眼睛有时会射出仿佛要看透人心的光芒。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当鲁迅在场时,你会忘掉有关他身材的一切,而只注意他那雕凿精致的头部曲线,刚毅的面容和眼睛里射出的深沉的光芒。

      鲁迅的儿子我父亲:或许是由于政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父亲的形象都被塑造为“横眉冷对”,好像不横眉冷对就不是真正的鲁迅、社会需要的鲁迅。的确,鲁迅是爱憎分明的,但不等于说鲁迅没有普通人的情感,没有他温和、慈爱的那一面。我后来也问过叔叔周建人好多次:“你有没有看见过我爸爸发脾气的样子?”他说从来没有。我又追问,他是不是很激动地跟人家辩论?他告诉我说,他平素就像学校老师一样,非常和蔼地跟人讲道理,讲不通的时候也就不讲了。

      这些就是见过鲁迅的人回忆下的鲁迅肖像图!

      近来,一个中国著名的画家笑谈鲁迅,他说:鲁迅是个“好玩”的人!他用最生活、最新鲜、最通俗的语言说一个生活中的鲁迅,一个人间的鲁迅。就像形容那个人“二愣子”“够意气”“是个模子”一样,那么直白、那么入木三分的一语道破。我很喜欢他的那个出自一个艺术家感性角度笔下的鲁迅。
最后,我还想谈谈鲁迅的笑脸。2005年,我和父亲策划出版了一本《鲁迅家庭大相簿》,这些照片全是父亲的私人收藏,算是对鲁迅逝世70年的纪念。此书出版后不经意发现里面有22张鲁迅笑的照片。
说了诸多,其实生活中的鲁迅就是个和蔼的、爱开玩笑、非常幽默人,他是有多个角度,也确实是个战士,但我觉得更多的时候他是一个慈祥的、幽默的导师。
从外貌上来说,我们想还鲁迅的是这样一个原本形象,是时候了!

      三

      下面,我想再从四个方面来谈谈我们对“人格的、精神的鲁迅”的认识。

      第一,首先是“立人为本”的思想。

      “立人为本”是鲁迅精神的灵魂。实际上,鲁迅从青年时代起就自觉地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推动中国社会现代转型这样一个巨大的社会工作上去了。国族遭受凌辱的历史困境曾使鲁迅十分痛心,这激发了他对人的精神麻木,尤其是中国人的精神麻木的自觉而深入的关注。他在日本留学期间无意间看到影像中麻木的中国人,这件事对鲁迅刺痛最深,他在《呐喊自序》里写到:“这一学年没有完毕,我已经到了东京了,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只有当具有个体尊严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被确立起来,一个现代意义上的中国的崛起和强大才是可能的。”鲁迅在这里讲到的个体尊严和个体意识的觉醒就是他“立人为本”思想的精髓。

      鲁迅讲的个体尊严,代表着现代人的价值理念,这种观念表明每个个体都有充分发展自我、享受幸福的权力,同时,他也完全拥有个人独立思考的权力,这是每个人的天赋人权。人不应该为自己的独立思考遭受损害,这是一种普世价值理念。而个体意识的觉醒则意味着个体对自我的生存价值的关注与自觉。拥有这种个体意识的人会自觉地要求自己活出一个样子出来,他会活得很有尊严,也很有魅力,所以,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意识,他就具有了真正的勇气,他就可以“横眉冷对千夫指”了。他也就可以拥有“一个人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样一种坦荡的胸怀了。所以,个体意识着重于人的生命价值和意义的追求,以及人的精神气度的养成。

      拥有了个体尊严和个体生命的自觉意识,也就拥有了鲁迅所说的“自信力”。而这些拥有自信力的人,才是中国的脊梁。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中就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所以,鲁迅接着指出:“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自信力的有无,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觉醒人的个体尊严,激活人的个体生命意识,这是鲁迅人格与精神的首要之点,具有个体尊严和清醒的个体意识是他特别看重的精神品质。

      鲁迅用一生完成了他对 “立人”的自我实践!

      第二是独立思考。

      如果说立人为本是鲁迅思想与精神的灵魂的话,那么,独立思考则是他的骨髓,它使“立人为本”这个灵魂获得了支撑。仔细思考鲁迅的独立思考的内容,大概可以包括三个方面:

      (一)、独立思考体现为一个人如何把“立人为本”的理念真正落实在自己的身上。这种独立思考要求一个个体自觉的人对自己的生命负有完整的责任。在五四新文化时代,像鲁迅这样的早期思想启蒙者特别看重一个人对自己生命的负责态度。我要过怎样的生活不应该让父母来包办,也不应该由某个外在的绝对权威来支配,我有我自己的选择,这其实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最重要的东西。它真正推动了中国社会的现代转型。我这样一个人应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才是有意义的,对这样的问题,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是有着明确坚定的立场的。

      (二)、真正的独立思考意味着能够把批判精神体现出来。鲁迅在《野草》中描写了一个举起投枪的战士,这个战士的形象很大程度上就是他的自我形象。这就是说,鲁迅是自觉地把批判的重担放在了自己身上的。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斗士。这里,批判的意思是一个人有勇气面对真实的世界,并且不依赖任何外在的权威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鲁迅在1921年发表《狂人日记》,发出中国五千年文化历史是“吃人的”呐喊,提出我们的国民麻木、奴性,提出“中国人向来就没有挣到人的价格…”,提出“所以我们的第一要着,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鲁迅就是一个具有这种批判精神的斗士。值得特别强调的是,鲁迅的这种批判目的不是破坏、拆毁和颠覆,而是目的在于推动中国社会的现代转型,建设一个强大的中国的。他的建设性的意义是非常明显的。应该说,鲁迅对孙中山推翻千年帝制、亲手创建的新制是有感情的,是希望他成长壮大的。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希望和期待,他才对那些丑恶的、腐败的、麻木的、落后的现象怀抱如此深刻的愤怒。但在这愤怒后面难道不是跳动着一颗希望的心吗?所以,我们说鲁迅是一个为新文化理念去战斗的人。当他看到一切阻碍着新文化传播的力量的时候,他是以合法的、和平的方式来捍卫新文化的,虽然有时候他使用讽刺与挖苦的笔调,但这仅仅是他的一种个人风格,是无可厚非的。

      (三)、独立思考也意味着文化与观念的创新精神。在拥有深厚封建文化传统的国度努力传播新文化的理念,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创新。是需要用勇气来实践的一项人类壮举。鲁迅首先是思想家。这是我们一开始就特别强调的。鲁迅强调在思想与文化观念上的创新,是在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基础上的更高程度的创新。同时,也要看到,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也必须依赖于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具有思想和文化创新的意识。所以,文化和观念的创新既是基础性的创新,同时也是主导性的创新。这里我想说的是,21世纪要创新中国,我们必须培养出一大批能够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优秀青年。这一大批不是千人万人,而是百万人千万人,只有人的思想能够飞翔,我们的中华民族才真正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第三、拿来主义

      鲁迅是一个在文化上积极主张拿来的思想家。拿来主义就好像是鲁迅精神与人格的眼睛,体现的是他的气度、视野和眼光。他在《拿来主义》一文中这样写到:“我们被‘送来’的东西吓怕了。先有英国的鸦片,德国的废枪炮,后有法国的香粉,美国的电影,日本的印着‘完全国货’的各种小东西。于是连清醒的青年们,也对于洋货发生了恐怖。其实,这正是因为那是‘送来’的,而不是‘拿来’的缘故。”这“送来”的历史就是被迫、屈辱的历史。何以打破这被迫和屈辱呢?那么,就首先需要去拿来。所以他说:“总之,我们要拿来。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那么,主人是新主人,宅子也就会成为新宅子。然而首先要这人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拿来主义体现的是文化的气度、视野与眼光。他是一种主动积极的态度。鲁迅的一生中翻译了大量的外国文艺作品,有前苏联、德国、日本等三十多个国家、约300万字。鲁迅生前向中国推荐了大量的国外木刻版画,举办讲座传授木刻技法,被称为中国木刻之父。同时,值得注意的是,鲁迅的拿来主义,他的立场是完全中国的。他是脚踩在中国的大地而放眼世界的,一切拿来的东西都是为了我们自身的自强和壮大。就如推广木刻版画艺术吧,鲁迅固然是很看重并着意介绍新的西方的美术思想、方法、技巧,但他又十分在意黑白两色的木刻版画艺术形式的便利、深刻、强烈和所蕴藏着的爱憎精神。鲁迅运用着所能运用的所有的手段,试图唤醒愚弱的国民。所以,他与崇洋媚外是势不两立的,也不赞同无选择的乱拿。

      第四、韧的坚守

      韧的坚守是鲁迅精神的手和足。它是对上述三个方面的积极而坚持不懈的践履,是观念落实在行为上的具体过程,是一步步走、一点点做的持续不断地努力和进取。所以,鲁迅的韧性,体现的是一种坚守的精神。它从两个方面表现出来:一是长度,二是强度。所谓长度,就是指每天的工作从不懈怠,所谓强度,就是指每日工作的辛劳与效能。鲁迅在他的《野草》中有这样的句子:“是的,我只得走了。况且还有声音常在前面催促我,叫唤我,使我息不下。可恨的是我的脚早经走破了,有许多伤,流了许多血。”那“前面的声音”其实也就是他自己内心的声音,这实际上就是他自己生活的真实写照,持之以恒,进之以猛,把坚守贯穿于生命的整个历程,一个人能够拥有这样的人生,就足以令自己欣慰的了。所以,我们理解的鲁迅,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他弥留之际,是没有什么悲哀痛苦的,因为在他的一生中他尽可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而且做得那么好,鲁迅在自我完成方面是足够欣慰的。一个人能够在自己有限的生命历程中把自己做成,这是多么精彩,他怎么会感到悲哀呢?所以,最近在筹拍40集鲁迅电视剧,我就对编剧们说,不要把鲁迅的弥留之际描写得很悲哀,他应该是豪情满怀的。

      从鲁迅身上我们可以看出,要做到韧的坚守,就要面对三个东西:暴力、权力、和软暴力,应该说,鲁迅对来自这三个方面的压力是做好了足够的精神准备的,所以,他从来没有被暴力和权力屈服过。更没有被软暴力所腐化和动摇。尤其是软暴力,更有当今的现实意义。要知道,鲁迅当年的生活是很精致的,他当年的生活大概仍然是今天很多人追求的梦想,但是鲁迅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拥有这样的生活就遗忘了自己对社会的使命,他对自己的使命和自我完成是充分自觉的。现在社会上流行的拜金主义思想很严重,对青年一代影响很坏,一个孩子在家里总是养尊处优,害怕困难,遇到一点点挫折就受不了,这很成问题。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软暴力处处显示威力的时代,如何在这样一个时代中使每个生命个体发育成型,拥有健全的个体生命自觉,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以上我们谈了我们的困惑,谈了鲁迅的形象和鲁迅的精神、人格,这是在沉思良久后,我们鲁迅的直系后代鼓起勇气,在鲁迅走后70年来第一次说出我们的想法,第一次表达我们作为鲁迅的子孙对鲁迅的理解和认识。我们希望能够促进社会各界传播和弘扬鲁迅精神,并且让这样一种鲁迅原貌真正地活进21世纪,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社会工作。但我们决不是把鲁迅作为我们个人的事情来做的,而是把他作为一个社会性的事业来追求,中国的未来仍然需要着鲁迅,需要这样的新文化精神。因为他已经是一种经过一个世纪大浪淘沙所产生的中华民族现代的文化精神和脊梁的象征。我们希望这样一个社会性的工作能够有更多的人来参与,得到更多的来自政府、企业的支持。

      2006年我们策划了一系列活动,以纪念鲁迅逝世70年。对这样一个社会性的事业而言,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提议将2006年作为本世纪“普及鲁迅元年”,希望以此作为新的起点,把普及鲁迅的工作持续、有效、深入地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