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3 吴雯 因爱而痛,而孤独

作者高二3 时间[ 2009-11-4 ] 来源南京鲁迅纪念馆

浏览字号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增大字体

吴雯

      有人说,鲁迅如一只警觉的猫,黑夜中的双眼,析出一道犀利而盛人的冷光。而埋藏在猫灵魂深处的孤独,终究注定他,独自远行。

      有人说,鲁迅是冷酷无情的。他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时代的弊病,用出其不意的讽刺,揭开血淋淋的疮疤,触目惊心。

      有人说,鲁迅是一个身着长袍而“横眉冷对千夫指”的伟大思想家、革命家。

      然而,我还读到——

      读到萧红在《回忆鲁迅先生》一文中,“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

      读到先生笔下“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如此生动的百草园与三味书屋,和那“滋润美艳之至”的南国雪景。

      读到先生逝世的噩耗后,在殡仪馆中,“遇见的只是真诚的脸,热烈的脸,悲愤的脸和千千万万将要破裂似的青年男女的心肺和紧握的拳头。”

      我开始迷惑,不解,先生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孤独,还是广有回声?是冷峻,还是热爱生活?心中有的,是爱,还是恨?

      一年年,读先生的书,就像将先生那令人望而生畏的冰冷外表,渐渐融化一般,慢慢地,我感受到,清晰地感受到一颗热切的心的温度。那是怎样的一颗心呵!

      我开始明白,先生,因为深沉地爱,所以痛,所以孤独。那种痛到心髓的真切,不是简简单单的恨能造就的。

      因为深沉的爱,爱着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先生借狂人之口,道出了那个黑洞洞的吃人的社会。放眼四望,一双双恶狠狠发出青光的眼睛,一张张扭曲而狰狞的面目,一个个如“豆腐西施”那“细脚伶仃的圆规”般恣意的形象,留下的不仅仅是我们的惶恐不安,更是先生心中的无限悲惊与加深的绝望。于是,他问,“一个人死后,究竟有没有魂灵?”一句分明的恭敬——“老爷”,让我们都打了一个寒噤,而那句狂人动人心魄的呼喊“救救孩子”,将这种情感与反思推向了高潮;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屈于现实奴隶般的“精神胜利法”,还有那些残存的封建旧人物、旧社会的精神摧残,难道这个社会已经堕落到需要我们忧心孩子、忧心明天的地步了吗?这种心中的大痛楚,在一次一次小说的警醒中加深。

      因为爱,在先生的笔下,一男一女持刀对立于旷野之中,毫无动作,“却以死人似的眼光,鉴赏着围观路人们的干枯”,如“无血的大戮”,这便是《复仇》;而先生更为我们扯开了一道遮羞布,赤裸裸地展现着更多麻痹的国人,还有他们观戏般饶有兴致地围观同胞被侵略者杀头的丑恶嘴脸。这绝不是国人应有的姿态,这种旁观者,是先生最憎恶而不能容忍的。又一次,痛楚蔓延,是无奈,还是绝望?

      但,这是不甘的爱!不甘于湮没在痛与孤独中,而是仍要用笔铸剑,铸就一把利剑,刺破那固有的枷锁,刺破那冰冷的黑暗,刺破那些冻僵的心,让鲜血喷涌吧,迸发吧,去冲击着麻痹,去在黑暗于汇聚出一股光明的力量。

      于是,先生用爱,去激励社会上那些已有些消沉的青年人:“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希望不会总是一份自欺与耗尽青春,希望,是一个真的猛士不可不抓紧的,这意味着一份承担,一份不懈追求的幸福感,那么,“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爱得深沉,却“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因为先生的爱不是溺爱,更不是颂歌。于是,太多的误解使这颗热切的心渐行渐远,变得孤独起来。但先生看穿了绝望,去寻找希望,像一株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在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间”,做着那朵小粉红花的梦,听着过客耳畔不绝的那个前面的声音,真的猛士,奋然前进!

      读鲁迅先生,在这样几个寂静的夜,用爱去接受大爱的洗礼,翻阅一本无尽的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