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12 王孙和 我读鲁迅——品读《过客》和《狂人日记》

作者高二12 王孙和 时间[ 2009-11-4 ] 来源南京鲁迅纪念馆

浏览字号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增大字体

王孙和

      鲁迅的文章从小到大我就读过不少,可是一直都不太喜欢,因为他的文章在晦涩中总仿佛藏匿着一把隐形而锋利的匕首。太过犀利的文章,我是不喜欢的,字字让人压抑到连心都荒凉了。这也正是鲁迅作品的伟大之处吧。

      鲁迅的《过客》是让我感触很深的一篇文章,简单的独幕剧,仅三人之间的对白,却正因为这样的笔触,给人留下了巨大的深思空间。“东,是几株杂树和瓦砾;西,是荒凉破败的丛葬;其间有一条似路非路的痕迹。一间小土屋向这条痕迹开着一扇门;门侧有一段枯树根。”枯树、坟地,那似路非路的痕迹,构成的是一个极度荒凉的所在,如此这般的黯淡荒芜是否就是当时社会的一种浓缩或是剪影呢。而那个一身破败的男人所唯一能前进摸索的方向也只有脚下的一道痕迹罢了。

      一个劳顿的人,他仅有的只是不能停下来的执念;一条未知的路,在坟地的后面,路的尽头是否仍是一片荒芜?过客,所走过的是一个没一处没有名目,没一处没有地主,没一处没有驱逐和牢笼,没一处没有皮面的笑容,每一处没有眶外的眼泪的地方。所以他憎恶,他要逃离,就算拖着万分疲惫的身体。

      支持着那个男人走下去的力量怕就是那朦胧的前方的声音吧。但前面的声音到底又为何物呢,是他的幻觉吗?可能连鲁迅自己也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但前方的声音早已成为人的巨大的动力源,那便是他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啊,所以他奋然昂起头,依照前方的声音,踉跄地往前走。

      过客的背影是孤寂的,鲁迅亦然。写下《过客》的鲁迅仿佛把“向前进”的期望寄托在过客的身上。他用自己的笔墨与强大的黑暗势力抗争,他仿佛是一个在沙漠中坚韧的勇士,挺直了胸膛,手握利剑,孤军奋战。而那想要吞噬他的沙漠,不单是黑暗的政治势力,其中还夹杂着千千万万的麻木迂腐的人对鲁迅,对他们所处的社会的冷眼旁观。当一位作家只有思想与其同在的话,那鲁迅笔下的寂寞与毅然,就不难理解了。

      孤寂之感只是鲁迅的文章给我很小部分的感觉,他的文字给人更多的是一种战斗力,是通过他那双锐利的眼睛,他犀利的笔锋挖掘出的血淋淋的残酷。说鲁迅有些嗜血不知道对不对,他确实有能力把社会里的不公、冷漠不加掩饰地揭露给众人看。

      《狂人日记》正是用它独特的荒唐与语无伦次记录下了一个嗜血的社会。

      “他们会吃人!”活在这个世界的“狂人”是一种悲哀的表现。“狂人”在生活中不断的新发现,他深夜里的思索,他的惶恐,他的愤怒,他不被理解的绝望,都在那个时代被打上了“迫害狂”“疯子”的标签。“狂人”所听到的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谈论都从他们肆虐的唇齿间透露出墨黑色的毒,冰冷的心。我很疑惑为什么他们可以那么坦然地说出,“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这样冷血到变态的言语原来可以说得那么平淡,那么洋洋自得,好像简单到说:“今天,我吃了一盘红烧肉。”多么讽刺啊。

      原来“吃人”早就有了历史,我的大惊小怪倒成了无知的表现。“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来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仁义道德”背后隐匿的居然是“吃人”的真相,这让我想到了读《史记》时的感想,所谓的“仁而爱人”在政治利益的驱使下,还不都是残暴的血腥家,他们舔着嘴角边的血渍,满脸的油光,仿佛在等待下一顿大餐。“吃人”不用烹饪的方式,依然可以用思想,所谓的道德规范扼杀人的内心。而那两个浸着血的“吃人”的大字,在黑暗的夜色中,阴郁的月光下,刺眼到让人心底一片凄凉。

      文中不多的景物描写“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让人有莫名的压抑感。在一个混有凶心、怯弱、狡猾的世界里,一切都可以是混乱无序的,那不知是日是夜的环境,充斥着狗叫,而真正属于人的声音呢,寂静到了荒芜。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要有也只是一群疯子,红了眼的疯子。

      人们虚假的掩饰,到愤怒的指责,所掩盖的何止是丧失的良心呢。在这个真亦假,假亦真的世界里,连我自己都快疑惑到底“狂人”有没有疯,难道是我自己的价值取向错了,难道“吃人”真的是一种风尚?那个满面笑容的人虚伪的笑着回答“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原来到了荒年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开始“吃人”了吗?为什么他继而要含糊的否认“没有的事……”原来他们也知道“吃人”是何等恶劣的情况。为什么最后的那句“我不同你讲那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显得那般的绝决。可怜那个狂人最终还是错了,在这个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对与错,人们丧失判断基本道德观的能力。在他们有限的认知中认定了你是错的,你就无法否认,就连你直跳脚,气得面色通红,他们也只会嬉笑地指着你说“看,有一个疯子。”

      “狂人”的呐喊也是徒劳,那虚伪的声音被淹没在众人的冷笑里。“我”的心也为之感到无限的沉重,被压得透不过气来。我是那么厌恶这样的世界,一个人所知道的真相又怎么能称之为真相呢。在这个世界,要么被人吃掉,要么就被同化再一起加入吃人者的行列中。而“狂人”对众人的厌恶之情在得知他自己也可能吃到妹妹的肉之后转变为了深深的自责。那样的自我忏悔是珍贵的,也是空洞的,绝望的。

      现实生活中的鲁迅也是一位狂人,是语言狂人,思想狂人。他正因为有着丰富的情感,压抑的内心,敏感的神经,顽强的毅力,是他在经历世间沧桑,体验过生活寂寞后变成了一个狂人。他的狂在于对封建礼教的不满,在于他认识到这个病态社会的常态。所以鲁迅,作为过客般的勇士,用他狂人般的嗓音呐喊,为了让人们得到属于自己的灵魂和期望。